当前位置:npt.com.cn资讯投资圈的好伯乐是什么?至少不是“爸爸”
投资圈的好伯乐是什么?至少不是“爸爸”
2022-09-23

“一个连产品都还没出来的芯片公司估值能达到10亿,这太疯狂了。” 一家美元基金合伙人向媒体感叹。

“一芯”难求,2020年下半年以来,随着中芯国际、寒武纪等芯片行业企业A股上市,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的创业项目“估值窜上了天”。

2020年,突发疫情让全球经济一度停摆,但随着国内经济的复苏,创投圈在下半年意外的火爆了起来。

贸易战和疫情双重背景下,医药生物、在线教育、社区团购、芯片半导体都成为热门的投资领域,项目估值水涨船高,甚至有些VC基金对明星项目不尽调、不签合同就直接打钱。

投资圈对好项目的狂热背后,是全社会对新经济和科技创新的渴望。

近期,社区团购遭到舆情“痛批”,资本无序扩张也被点名批评。然而,创新产业发展需要社会资本、民营资本的加入,能用正确的“姿势”投资“好项目”,也着实是个考验。

“千里马”何处寻

就在今年下半年这一波创投火热之前,中国股权投资市场除了少数独角兽项目容易融资,已经在“资本寒冬”论调下过了两年多。

现在仍有不少人感叹,“创业”的黄金时代过去了。文化IP产业一度是个热门赛道,某创业项目在2017年拜访了十几家投资人,终于在年底敲定了一家机构,但那年春节过后,这家原本要签协议的机构躲躲闪闪,最终表示“再观察”。

一直以来,在创投圈、投资界,创业项目与资本的关系颇为“暧昧”,你追我赶。好项目总是稀缺的,这背后是上一波互联网经济创新热的后遗症,也是新的科技创新产业正在“换挡”期的重要表现。

在当今大环境下,追堵“风口”、“不看估值投进去再说”,是不错过好项目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更有可能成为新一波估值泡沫的炮灰。

如何发现“好项目”,非常考验投资人的眼光、胆识、专业性;能否抓住一匹“千里马”,看的是内功。

发现好项目,需要对产业有深刻的理解,有时候甚至是“逆市”而动。

中国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之一小鹏汽车,其创始人何小鹏出身阿里。从决定离开阿里到正式办完离职流程,中间有近半年时间,何小鹏约见了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他知道造车需要很多很多钱,希望在从阿里出来之前就把这件事搞定,而且最好是有两家巨头能够同时战略支持。

阿里的入局是何小鹏原本没有想到的,阿里此前很少投资离职人员出去创办的公司。有媒体报道,在正式离职前几周的一天,何小鹏去找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逍遥子)等高层告别,没想到的是,逍遥子对小鹏汽车很感兴趣,顺利敲定了投资。为了表达阿里巴巴对于小鹏汽车的支持,直接由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出任小鹏汽车董事。

2020年中国造车新势力快速崛起背后,不仅有阿里。2019年腾讯在蔚来汽车资金链最艰难的时刻“输血”,又坚定增持,成为蔚来汽车否极泰来的重要支持。理想汽车也是凭借美团的雪中送炭,挺过了黎明前的黑暗。

寻找“千里马”,有时候更需要专业的眼光,及早出手,也需要为创业者带来不一样的价值。

贸易战之后,AI芯片等硬科技的重要性凸显,才出现了上述“疯狂的估值”,但也有人早早入局。

燧原科技成立于2018年3月,公司创始人兼CEO赵立东曾在硅谷工作超过20年。在燧原刚成立不久,同样是尚处于“PPT”阶段时,腾讯投资,出手了。当时燧原科技还不足10人,连办公室都是借来的。

虽然在早期,但芯片设计就是芯片产业链上的“大脑”,有实力的技术团队在全球都凤毛麟角。能够抓住这样的项目,需要下功夫深入产业,全面跟踪业内动态。想要获得这样的团队信任,还需要提供更多的价值,充分尊重创业团队的理念和经营,多支持、不干预。

今年5月燧原科技宣布完成B轮融资7亿元人民币,腾讯再度跟投,当时赵立东对媒体表示,燧原正与腾讯一起针对AI的多种应用场景进行深度合作——除了资金支持,场景创新是科技类创业项目非常看重的价值。

千里马其实一直都有,只是考验好伯乐的眼光,以及对千里马的吸引力,在投资圈,这从来都是一个双向选择题。

如何成为“好伯乐”

好伯乐不是财大气粗。

就算是“PPT”融资,好的项目永远不能被投资人喧宾夺主,“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好伯乐的自知之明、明智之选。投资人最终做成CEO的,都是被动、甚至失败的案例。

某深圳PE曾经在2017年掷资三个亿投资某高端制造业项目,希望能够为管理层带来资金支持的同时,带来市场资源,拓展销售渠道,而高管团队是技术出身,对行业专业性了解更高。这样的组合一度非常常见,投资人看上去也带来了不错了投后“增值服务”。

但最终,因为投资人深度参与经营,与高管团队行业认知、经营理念不同,这个高端制造项目不到一年的时间便散了摊子,投资人气愤的砸了一屋子的办公桌,一年的投入,消耗了大量资金,其投资损失可谓惨重。

能够做到懂行业、懂创始人、不喧宾夺主,对于“好伯乐”非常重要。

据燧原CEO赵立东回忆,当初接受腾讯投资,是因为腾讯明确提出可以帮助燧原科技在初创阶段实现“热启动”。芯片开发周期长、风险高、投入成本大,每次流片都需要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消耗,“烧钱”是行业不可避免的发展之路。同时,对芯片公司来说,除了研发投入、产能投入,有应用场景同样关键,这一点,腾讯更大方承诺。

还有一点在于,腾讯在过往都是以少数股权进行投资,对被投企业几乎只帮忙、不干预。

从整个投资圈文化来看,产业资本相对而言更容易成为“好伯乐”,他们没有募集资金压力、不用承诺投资收益率、更没有退出压力;而且立足产业内,这类资本往往更懂行业,可以带来上下游等投后资源。

近期,A股市场又一个千元股诞生——石头科技成为2000年后A股市场继贵州茅台之后另一只千元股。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是一家智能家电研发制造商,其主要产品为小米定制品牌“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米家手持无线吸尘器”。

没错,石头科技和小米关系匪浅。他们不仅是小米定制品牌供应企业,小米也是石头科技的客户、分销渠道,小米控制的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持有石头科技11.85%的股权。

从投资的角度,这是一次绝对成功的“伯乐与好马”的组合。小米为石头科技带来了产业链资源、直接拉动生产和销售,同时,小米也通过股权投资与石头科技深度绑定,利益共享。

实体发展需要金融支持,创新产业需要直接融资支持;金融不能空转,股权投资更不能简单粗暴的逐利。

做一个“好伯乐”,做企业早期的伯乐、中期的导师、长期的朋友,是投资行为本身获得成功的前提,更可以为被投企业、为产业发展、为社会带来更大的价值。

编辑:徐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