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npt.com.cn健身本科专业民宿投资成潮流 情怀背后盈利难方唯真
本科专业民宿投资成潮流 情怀背后盈利难方唯真
2022-09-23

图为:唐绍波在重庆仙女山上的民宿

楚天金报讯 本报记者邓莉 周萍英

春暖花开,民宿行业迎来了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从3月初开始,在江夏开民宿的凌女士明显忙碌了许多,她依水而建的民宿渔谷12间房每天都满满的。

早晨,被鸟声叫醒,看一缕缕阳光透过窗帘挤进房间;夜晚,繁星满天,与朋友家人在星空下对酌或靠在床头静静阅读……快节奏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向往着浪漫的“诗和远方”。民宿作为一种新型的非标准住宿业态,受到越来越多游客的青睐。一项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有4万家民宿,2016年这个数字变成了5万。

然而,表面繁华似锦的民宿背后,却是并不乐观的生存现状。连日来,记者先后采访了多位民宿创业者,“开个民宿很容易,但想靠民宿赚钱,却很难”是他们的共同困惑。

1.投资民宿一下成为潮流

有人玩连锁有人玩情怀

近段时间,设计师彭可以一直在筹划着“复制”自己的民宿“可以房子”的模式,在武汉三镇开起更多各具特色的“可以房子”。尽管他不是武汉最早做民宿的人,但绝对算是武汉玩民宿的人中“有想法”的人。在成功运行了2家民宿后,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发动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复制‘可以房子’的模式。”

和彭可以一样,海归创业者陶兵林也正在积极推动在黄陂月亮湖畔众筹建“最美民宿”的计划。2006年,陶兵林租下黄陂月亮湖畔一块地,从事茶叶和葛根种植。近两年来,随着民宿的兴起,陶兵林看着自己美丽的茶园和月亮湖灵机一动,“这么美的自然景色,为什么不能让更多的人来感受体验?”于是,从去年底开始他在朋友圈开始众筹建民宿,“我们将用众筹的方式来建民宿,开放24个名额,每户占地100平米,入门登记费10万元。”按照陶兵林的规划,这些民宿按照谁建谁用的原则,周末,众筹建房者可带家人朋友入住。平日,由他们来维护管理和运营,收入可以分红。

也有人走出武汉投资民宿。2015年,在武汉创业的80后姑娘唐雅琴来到江西婺源县浙源乡郑公山村,在原始村落里办起了民宿,“想到全国平均每天有200多个村落消失,我们就想保护这块‘璞玉’。”如今,郑公山民宿依山而建,“竹里馆”有客房7间,以金庸武侠小说为主题,还打造了一个以“笑傲江湖”为主题的“醉令狐”酒楼,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在民宿的投资人中,除了像陶兵林、唐雅琴这样对于民宿的商业模式有明确规划的,更多的是兴之所至的“入场者”。

在跟财务报表打了10多年交道后,70后美女林雯即将变身为“民宿包租婆”,她位于汉街附近的民宿已进入装修尾声,“我将自己的民宿定位在小资驴友,所以装修一定要贴近他们,不走奢华风但一定要有个性,希望这儿能成为全国各地驴友到武汉玩时最舒坦自在的家。”林雯笑着说,这个民宿其实是老公家的房子重新改造的,“因为省下了租房的费用,我前期投入不到20万元。其实,我开民宿并没指望赚多少钱,我喜欢热闹喜欢交朋友。”

2.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投100万不如上班赚得多

民宿这个行业也像一座“围城”,有人进场,也有人撤离。

4月1日,85后女孩莫莫正式关掉了自己开了近两年的民宿,当她把这个消息发朋友圈时,很多人都当做是个“愚人节的玩笑”。

这个特立独行的妹子在创业开民宿前在深圳一家企业已经做到中层位置,喜欢旅游的她在路上结识了两个小伙伴,同是年轻人兴趣相投,“某天晚上,我们三个坐在院子里仰望星空,夜风温柔得让人心醉,那一刻,我们三个人同时做出了决定,干脆辞职开家理想中的民宿。”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这三个文艺女青年此前都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但都没有真正创业的经历,想问题办事情过于理想化。“我们没完全想清楚该怎么做民宿,也没弄清楚武汉民宿市场的需求就一腔热情地扎进去了。从找房子开始就遇到各种坑,最后好不容易在光谷附近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房租偏贵房东还要求一次交一年房租,但就是因为我们喜欢那里的环境,根本没计算成本。装修时又是各种超标和临时改动,直接的后果就是可能别人只用花六七十万就能开起来的民宿我们花了100万元。”

好不容易房子装修好了,可以营业了,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原本,莫莫和合伙人想得很简单,8个房间,房间按大小和装修配置,日租380元至600元之间,“这个价格在杭州、厦门等民宿发达地区很普遍。可没想到,开业后挂在网上,几乎无人问津,我们都很纳闷,按说我们的房间宽敞明亮,地段好风景美,又是新装修的,难道是我们的风格不太潮所以难以吸引人?结果上网认真一搜,竞争对手太多,而且价格还不到我们的一半。”

直到那个时候,莫莫才承认,自己把创业想得太简单,在武汉这座民宿行业并不算发达的城市,中高端民宿市场并不容乐观。

苦苦坚持了一个月,创业人团队又起了分歧,一个合伙人提出降价,但莫莫和另一个合伙人又不愿降低服务品质,“那样就失去了最初做民宿的意义了。”意见无法统一,半年后,一个合伙人撤资,又过了半年,另一个合伙人也走了。

在单打独斗一年后,莫莫还是选择放弃了,她说:“第一年亏了20万,一度连清洁阿姨都不请了,自己做卫生,负责接待租客。后来,我扛不住经营压力,价格上做了调整,也想心思做了不少促销活动,渐渐有了起色。但即便不再每个月往里面贴钱,我一算,每个月赚的钱还不如我过去上班的收入。退出前,我家民宿的平均入住率大约在60%,即便日后入住率会上升,但这个行当平均5年就需要重新装修,又是一大笔支出。房东看到你生意好又要加房租,整个投资回报率较低。最终,我还是决定放弃了。”

3.民宿管家成抢手职业

与文化碰撞是发展方向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相较于台湾、浙江、厦门、大理等民宿发达地区,武汉的民宿更“亲民”。虽然武汉也不缺乏在老租界和东湖边上的别墅型民宅,一晚三四千的价位,但打开Airbnb,一大波背包客和驴友热捧的武汉民宿从某种意义而言,更像是升级版的“青年旅馆”,价格低的只需要日租几十元,贵的也不过300多元,多数主打“小清新”风格。

曾带着家人去浙江安吉的“帐篷客”度假的武汉市民周小姐说,她至今对那里的民宿念念不忘,“除了装修设计特色外,那里的民宿还可以满足许多软性的需求,比如体验放荷花灯、钓鱼、去白茶园采茶等活动。”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坦言,在武汉开民宿没有在杭州、厦门等地竞争激烈,按一家民宿8个房间的标准,投资20万至50万元就可以开。当然房价也根据房子的地段和装修决定,“我之前在杭州开过民宿,房租水涨船高,我们卖给游客的房价却涨不上去。开民宿没个三五年根本别想回本,更别提赚大钱了。”

记者注意到,此前网上有消息称,95%的民宿在亏钱。民宿圈内知名人士唐绍波表示,这个说法有一定的真实性。大量的民宿是在2014、2015年投资的,眼下还没有到回报期。而在彭可以看来,目前大部分投入这个行业的房东是看到商机,用经营连锁酒店的方式,进行规模化投资,但这个市场的增长没有那么快,当规模增加到一定程度,竞争加剧,没有独特的个性和吸引力的大部分标准化所谓民宿就会被压垮。而真正的民宿,通常为房东自有房屋,成本和压力就小多了。谈到这儿,他有几分小得意,“我目前依托自有房子改造的两家小民宿,投入不到9万,入住率目前在90%。”

湖北省旅游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湖北省民宿及精品酒店发展还处在起步阶段,还需向浙江、云南等省学习,“民宿及精品酒店的发展是依据市场决定的,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对旅游的需求越来越强,未来民宿业发展将有极大空间。”

那么,湖北的民宿产业究竟该往什么方向着力?唐绍波建议,民宿的发展是以住宿为导向,同时还带有和当地人、当地文化的碰撞,“其实去当地旅游不仅仅是逛景点,很多人更向往了解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哪怕能跟当地人聊聊天也是好的。这才是民宿未来服务的一个可以深挖的方向。”

随着民宿的发展,民宿管家或许会成为一个抢手的职业,也将成为这个行业今后继续发展最大的痛点,“主人可以不在,但管家必须时刻在线,这样才能带给房客最佳的住宿体验。”据了解,在浙江,去年已成立了中国首家民宿学校,第一个项目就是民宿管家的培训,20个人参加培训,有100家民宿过来对接。